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山绿水伴夕阳 春葩秋叶读沧桑

童玉书 林美玟的博客(题图 加拿大玛林湖精灵岛)

 
 
 

日志

 
 
关于我

学生出身。下过乡,种过田。酷爱阅读和旅游。林长期从事英语教育工作,童长期学非所用,不务正业。

网易考拉推荐

寻 找 失 去 的 记 忆  

2008-10-18 22:50:02|  分类: 杂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十年前齐师院中文系772班的合影

滴零零,手机响了。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一条短信:“洞兄,同学们都很惦记你……。”是谁?是谁这么称呼我?我在转速不快的脑子里尽力地寻找着。短信的落款是“庆元”,陌生的名字,但又有些似曾相识。我努力回忆,搜索着,我想起了齐齐哈尔,想起了齐师院中文系,我在那里读过一年,莫非……

我回了一条短信:是齐师院的学友吗?你怎么会找到我的?我想不起来,在近三十年的时间里,曾经和他们中的任何人有过联系。他们几乎整体消失在我的记忆中。

第二天,我拨通了庆元的电话,他告诉我他是在《远去的旭光》中发现我的踪迹的。后来庆元在他发给我的email中这样写道:“前些天,我的学生,原哈尔滨轴承厂职工工学院83级企管班班长,曾在52团下乡的玄立昌,送了我一本52团上海知青编辑的知青战斗、工作、学习、生活的集锦—远去的旭光,其中竟有老洞的音容笑貌-----熟悉之至,恍如当年。”

世界如此之大,又如此之小!

“同学们聚会时总提起你”电话里庆元说:“你还记得徐秋波不?”“徐秋波?”我重复着,并搜寻着。

“就是坐在你后面的,比你小14岁的那个女同学。”庆元提醒说。“你时不时还让她叫你叔。”我当时如此无厘头吗?我依稀记起了一点什么。

“汪大勇好吗?”我终于想起了我们的班长。

“他很好,他现在在北京《光明日报》。”

“牧童呢?”我又问,因为他的姓名很特殊,容易想起。

“也很好,他在省里当……长。”什么长,我没听清楚。

“你那位,还是当年那位大姐吗?”庆元在电话那头问。林美玟的事,我也对他讲过?我记忆又模糊起来。“就是她。”我边想边回答。

“你那一半呢?”我反问。

“王秀滨,也是我们班的同学。”庆元答。

我在消失的记忆里努力地寻找着。

“也是我们小组的。”他帮助我回忆。

“是眼睛大大的,脸圆圆的,戴眼镜的吗?”我眼前似乎出现了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

“是她,是她”庆元有些高兴。

林说我的记忆力很差,我说记那么多累不累。该记得的,总会记起,不该记的,记着也无用。

上周一,我们为援朝、海英从新疆回来接风。国城坐在我边上,我们两聊起在农场最后的那段日子。聊着聊着,我们发现那时我两不但在一起工作过,还同住在一个屋。聊到这里,我两你看着我,我瞪着你,似乎发现了新大陆。这不,该记得的,就记起来了吧。

和庆元通完话,我在一堆旧照片中,找出了那张齐师院中文系772班的合影,这是在一个公园里照的,什么时候照的?为什么会拍这张照片?全然记不清了,而那三十几张年青的脸把我逐渐带回到消失了的记忆中去。

我看过一些电影、电视剧,剧中人得了一种“失忆症”,后来一件事、一个人、一首歌……,唤起了他的记忆。唤起我这段记忆的是一个人和一本书,这就是庆元和《远去的旭光》。

谢谢庆元帮我找回了失去的记忆!

  评论这张
 
阅读(401)|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