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山绿水伴夕阳 春葩秋叶读沧桑

童玉书 林美玟的博客(题图 金字塔日落)

 
 
 
 
 
 

上海市 长宁区

 发消息  写留言

 
学生出身。下过乡,种过田。酷爱阅读和旅游。林长期从事英语教育工作,童长期学非所用,不务正业。
 
近期心愿快乐每一天!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北非踪影 摩洛哥篇(11):大西洋边的小清新—艾西拉

2018-7-8 10:23:22 阅读197 评论14 82018/07 July8

P1、艾西拉的艺术之门

离开丹吉尔,我们从非洲大陆的最西北角,沿着大西洋海岸折返往南。我们的摩洛哥之旅其实只走了摩洛哥的西北角,从卡萨开始一路向北,经过拉巴特(首都)、梅克内斯、沃比利斯、菲斯、舍夫沙万、得土安一直到非洲大陆最西北角的丹吉尔。然后从丹吉尔折返往南,经过5个小时的跋涉,回到卡萨。回来的途中,我们游览了大西洋边的艾西拉小镇。

艾西拉离开丹吉尔六、七十公里,大巴一个小时的路程。我们在小雨中走进艾西拉小镇,古老厚重的城墙,石缝中长着野草的城堡,即刻就引起我们的尊重,这些都是15世纪葡萄牙留下的印记。小镇干净整洁,房屋大多以白色为主,配上各种蓝、绿、黄,显得分外清新。小镇房子的墙上,画有各种壁画,之所以称它壁画而不叫涂鸦,因为它们显得更有艺术。后来得知艾西拉每年8月都要举办国际壁画节,来自世界各地的画家纷纷在小镇的墙上作画,新画覆盖旧画,年复一年,小镇也就成了摩洛哥有名的艺术之城。

我们沿着城墙下的石板道边看边行,穿过湿淋淋的小巷,走过心形的门洞,遇到一批不知是专业还是业余的老年画家,他们专心地写生画画,一不小心成了我们镜头捕捉的对象。

城墙外大西洋湿漉漉带有咸味的海风吹拂着,我们像一群海鸥掠过了小镇,艾西拉成为我们旅途中见到的一幅小清新图画。

(日志中的图片除署名外均为童玉书拍摄)

2018年7月8日于九亭

P2、艾西拉的门楼

P3、艾西拉的古城堡

P4、厚重的双重城门

P5、城墙里的小清新

P6、城墙外的浩瀚大西洋(摄影 林美玟)

作者  | 2018-7-8 10:23:22 | 阅读(197) |评论(14) | 阅读全文>>

P1、

昨天(6月28日)下午,我有幸参加了由上海市知青历史文化研究会、上海市文史资料研究会召开的《知青老照片—上海知青在黑龙江》赠书仪式和出版座谈会。这本书是“知识青年历史文化丛书”的一本,也是“知青老照片”丛书的第一本,编者的构想是,努力把它编成一部具有史料性质的著作。争取多方位、全覆盖、完整地记录和反映上山下乡的历史。本书从收集到的近5000张老照片中,遴选出2414张收入画册。经过两年多的编撰,现已由黑龙江人民出版正式出版。

这本大型影集收入了我团(原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52团)照片约五十余张。这些照片大多是我们在十年前编辑《远去的旭光》收集整理后提供给《知青老照片—上海知青在黑龙江》的,我现将这些照片翻拍后供大家回忆和阅读。由于翻拍技术不过关,照片清晰度不理想,如果想看到清晰的照片,可以查看《远去的旭光》。

我们是上山下乡的参与者、实践者,从某个角度讲,也是上山下乡运动的终结者。我想我们应该做的,就是在有生之年,将我们这段生活的甜酸苦辣客观地不加修饰地用文字和影像资料保留下来,让后来者评说吧!

谢谢上海市知青历史文化研究会!谢谢《知青老照片—上海知青在黑龙江》的全体编委!

2018年6月29日于上海家中

P2、

P3、主编刘宏海发言

P4、主编马琳(左三)

P5、

P6、毕援朝的爸爸妈妈和弟弟为他送行

P7、左二 上海知青顾侠英

P8、

P9、

P10、

P11、

作者  | 2018-6-29 21:25:08 | 阅读(161) |评论(6) | 阅读全文>>

北非踪影 摩洛哥篇(9):得土安的老城

2018-6-25 10:22:11 阅读228 评论22 252018/06 June25

P1、得土安老城的光影

离开哈桑二世广场,我们走进得土安的老城。得土安的老城属于世界文化遗产,600年前,许多从安达卢西亚逃难到得土安的阿拉伯人和犹太人居住在这里,虽然现在犹太人绝大多数人迁往以色列,但是他们在老城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得土安老城有一个很明显的特点,就是街道上方有许多圆拱形门洞,这是为了加固小街两边的房子,还是纯粹为了装饰,我们不得而知,但是客观上为老旧的小街小巷增加了美感。

我们穿行在人群中,看着街道两边的皮匠铺、旧书摊、豆腐店......仿佛回到小时候老上海的小马路,可是现在的上海这一切都不见了。

还是请大家看看照片吧,体味其中的味道。

(本文中的图片除署名外均为童玉书拍摄)

2018年6月24日于上海家中

P2、老城的入口

P3、老城街道

P4、土著居民的打扮

P5、一道道圆拱门洞是得土安老城的一道风景

P6、孔雀开屏式的圆拱造型

P7、老旧的弄堂

P8、小巷里的光影

P9、斑斑驳驳(摄影 林美玟)

P10、宗教场所?建于1239年?

P11、窄弄里的宣礼塔(摄影 林美玟)

P12、宣礼塔成了老城的另一道风景(摄影 林美玟)

P13、蓝天白墙绿塔

P14、老城的集市场

P15、招揽客户(摄影 林美玟)

P16、皮匠铺

P17、旧书摊

P18、水果摊

作者  | 2018-6-25 10:22:11 | 阅读(228) |评论(22) | 阅读全文>>

北非踪影 摩洛哥篇(8):白色古城—得土安

2018-6-20 16:25:31 阅读186 评论17 202018/06 June20

P1、白色古城得土安

才离开蓝色小镇舍夫沙万,又来到白色古城得土安。

得土安距离舍夫沙万不到100公里,大巴一路在里夫山区行驶,一个半小时以后,来到了距离地中海10公里的白色古城。得土安是摩洛哥在地中海沿岸实际控制的唯一一个港口。也许地理位置重要,历史上它成为兵家必争之地,在近一千年的时间里,西班牙人和阿拉伯人轮番统治过这里,使得这座古城成为多元文化的汇聚地。正如1997年世界文化遗产评估委员会所说:得土安“在某期间或某种文化圈里对建筑、技术、纪念性艺术、城镇规划、景观设计的发展有巨大影响,促进人类价值的交流。”“代表某一个或数个文化的人类传统聚落或土地使用,提出出色的典范。”

大巴到了得土安以后,摩洛哥的导游请上了一位得土安当地的导游,这位导游身穿阿拉伯长袍,头戴尖顶帽,两只圆圆的大眼,两撇小胡须,显得非常可爱。他带领我们走进一个观景平台,只看见前面的山坡上,像搭积木一样层层叠叠堆满了白色的方形小屋,这些房屋在阳光照耀下,白得有些闪眼。据说这种建筑形式来自于西班牙安达卢西亚。

原来一千多年以来,摩洛哥与地中海对岸伊比利亚半岛纠葛不断,一些阿拉伯人、犹太人为了躲避战乱,从西班牙的安达卢西亚逃亡到得土安,在此安家谋生。经过世代建设发展就有了眼前具有安达卢西亚风格的白色古城。

我们跟随导游行走在得土安的大街上,随处可见有着铁艺栏杆阳台的西班牙式的建筑,优雅而又浪漫,感觉好像走在欧洲某个城市的大街上一样。沿着大街我们来到哈桑二世广场,广场的一头是摩洛哥国王的行宫,宫门前有警卫,游人不可接近;广场另一头是穆斯林祈求平

作者  | 2018-6-20 16:25:31 | 阅读(186) |评论(17) | 阅读全文>>

北非踪影 摩洛哥篇(7):舍夫沙万看日落

2018-6-10 19:21:13 阅读177 评论8 102018/06 June10

P1、排排坐 看日落

在蓝色小城逛了3个小时,夕阳西斜,导游催促我们上山看日落。

上山其实就是爬一个小山坡,走走半个小时。所谓的山顶也不是周围山峰中最高的,只是正面对着山谷中的舍夫沙万小城,可以把蓝色小城一览无余。

山顶有一座塔楼,当我们爬到山顶时,不少年轻人已经在观景台边坐成一排,面对小城,等待着太阳落山。再往下一看,舍夫沙万在山沟里一字排开,蓝(白)墙红瓦,清新而又整洁,非常夺人眼球。此时再看小城的蓝色,在夕阳下有点微红,一反蓝色平时的冷、静,给人一种温馨。温柔的阳光洒在山顶、山谷和我们每个人身上,逆光下的剪影,侧逆光中层次丰富的人和景,成了我们捕捉的对象。

太阳下山了,我们也下山。山下的舍夫沙万已经灯光闪烁,又一番景象。

第二天晨光中,我们告别了舍夫沙万。蓝色小城在清晨阳光照耀下,呈现出一片淡淡的天蓝,这是一种最浅的蓝,明亮而清冷,预示着新的一天又开始了。路上遇到一群上学的小学生,活泼可爱,充满活力。

舍夫沙万虽然不是非常著名的景点,但是它那各种各样的蓝,交汇成的蓝色梦幻曲,已经在我们的脑海里留下了美妙的一章。

(本文中的图片除署名外均为童玉书拍摄)

2018年6月10日于上海家中

P2、夕阳西斜,我们走出小城,上山看日落。(摄影 林美玟)

P3、山顶观景台,已经有不少人翘首以盼。(摄影 林美玟)

P4、山腰上的蓝色人家(摄影 林美玟)

P5、山顶上的塔楼(摄影 林美玟)

P6、山谷中的蓝色小城(摄影 林美玟)

作者  | 2018-6-10 19:21:13 | 阅读(177) |评论(8) | 阅读全文>>

北非踪影 摩洛哥篇(6):迷人的蓝色小城—舍夫沙万

2018-6-7 11:46:35 阅读80 评论10 72018/06 June7

P1、流淌的蓝色小河

12月7日早餐后离开菲斯,继续向北,四个小时以后我们来到了摩洛哥的蓝色小城,位于里夫山脉一个山谷中的蓝色小城—舍夫沙万。它不是世界遗产,也不是名胜古迹,只是一个以“蓝色”取悦游客的城市。

城市不大,又处在山谷中,交通不便。我们的大巴只能停在一处较为宽阔的街道口,行李用小车运到旅馆,人只能步行跟着导游前往。我们刚下车,就被迎面一堵围墙上的涂鸦吸引,整堵墙上满满的蓝色,用粗线条和色彩勾勒出一群身穿阿拉伯长袍的人们,画面给人一种拥挤、激烈的感觉,画得不错。再看街对面的围墙上也有一幅蓝色涂鸦,街道、房屋、远山、大树以及街道上的行人,很像一幅舍夫沙万的自画像。给人一种优雅舒缓的感觉。这两幅涂鸦一张一弛,蛮有点意思。

我们沿着一条比较宽的街道往前走,只见街两边的房屋、围墙、栏杆大都刷漆成蓝色,犹如一条流动的河流。再看街两边的小巷,有的用蓝色涂刷了房屋围墙的下半段,有的把整个房子都刷成蓝色,有的连地面也涂成蓝色,都以蓝色为基调,浓淡深浅各种蓝色好似一条条小溪自由自在地流淌,令人耳目一新,精神为之一振。

舍夫沙万是一座山谷里的城市,地势高低不平,造就了街道小巷曲折起伏幽长,加上具有地中海特设的建筑和富有伊斯兰风格的门窗,这些使得涂在墙上的蓝色活了起来、艺术起来,于是引来世界各国的游客,尤其是吸引了许多摄影爱好者,他们穿行在大街小巷里,成了舍夫沙万的又一道风景线。

午餐吃的是摩洛哥风味餐:黑枣、杏仁烧小牛肉,色香味俱佳。尤其值得称道的是这家餐厅的建筑设计风格,极富伊斯兰风情的门、窗、灯饰、壁炉的造型,紫蓝

作者  | 2018-6-7 11:46:35 | 阅读(80) |评论(10) | 阅读全文>>

P1、世界文化遗产、沃吕比利斯遗址。(摄影 林美玟)

吃完丰盛的“摩餐”,我们赶往下一个景点—古罗马的沃吕比利斯遗址。

从梅克内斯到沃吕比利斯,车程不到一小时。虽然古罗马在摩洛哥统治了3、4百年,但是摩洛哥境内古罗马的遗址不是很多,这和摩洛哥地处古罗马西部边陲,离开罗马较远有关。尽管如此,罗马人还是在摩洛哥这个北非小国留下了印记,这就是公元前25年罗马人在富饶的梅克内斯平原建立的第一个罗马城市—沃吕比利斯。

目前发掘的沃吕比利斯遗址长800米,宽600米,有神庙、元老院大会堂、凯旋门、油坊、浴室、民居、街道、等一套较为完整的城市遗址,1997年被列入了世界文化遗产目录。

P2、遗址的出入口

P3、2000年的沧桑变迁

P4、保存完整的凯旋门,建于公元217年。

P5、原来的神庙,只剩下几根罗马柱矗立在平台上

P6、元老院的大会堂

P7、日晷?

P8、榨油坊

P9、榨油坊的简图(摄影 林美玟)

P11、遗址残存了大量的马赛克拼图(摄影 林美玟)

P12、马赛克拼图局部(摄影 林美玟)

P13、富人家客厅的马赛克图画(摄影 林美玟)

P14、公共浴室遗址

P15、水池

P16、马赛克走廊

P17、石刻路牌“古罗马温泉浴室”(摄影 林美玟)

P18、沃吕比利斯遗址的中央大道

P19、遗址博物馆门前罗马科林斯石柱的精美柱头(摄影 林美玟)

作者  | 2018-5-28 10:43:29 | 阅读(78) |评论(16) | 阅读全文>>

北非踪影 摩洛哥篇(3):古都梅克内斯

2018-5-21 14:38:13 阅读93 评论12 212018/05 May21

P1、象征着胜利和凯旋的曼苏尔城门是摩洛哥标志性建筑

12月6日清晨我们从拉巴特出发,前往摩洛哥四大古都之一的梅克内斯。

梅克内斯是一座非常有特色的城市,尤其是它的城墙和城门,世界文化遗产评选委员会称该城的城墙是摩洛哥“最长、最完整、布局最复杂和形式最丰富”的城墙,没有之一。因为时间关系,我们在梅克内斯只是从外观看了看古城的城墙以及众多城门的代表—曼苏尔门,并走进当年皇家粮仓和马厩粗粗一览。就是这粗粗的一览,也能想象出当年黑色古都的规模和辉煌。

在规模恢弘的皇家粮仓,我们抬头仰望高达十余米的拱形穹顶,似乎看见了粮仓中堆成小山,可以供十余万人吃一年的粮食;在断墙残壁的皇家马厩中,我们走过层层叠叠的拱形门洞,似乎耳边响起了数百匹战马嘶鸣;在碧波荡漾的蓄水池畔,我们信步走在皇城根下,眼前似乎出现了黑奴们或牵马由缰或担水挑粮,人来人往的繁忙景象。

时过境迁,这一切都烟消云散,我们切切实实地看到的是曼苏尔门前来来往往的游人,广场一侧集市场上五颜六色的商品和矗立在一旁冷眼观看着这一切的古都城墙。

(本文图片除署名外均为童玉书拍摄)

2018年5月21日于上海家中

P2、12月6日清晨我们从拉巴特出发,图为我们在拉巴特住宿的酒店。(摄影 林美玟)

P3、梅克内斯被誉为“多门之城”,这是其中的一座城门。

P4、参观皇家粮仓的入口

P5、内部是由数十个拱顶仓库相通组成的巨大粮库

P6、拱顶高达十数米

P7、粮库之间厚厚的隔墙和具有伊斯兰特色的圆拱门(摄影 林美玟)

作者  | 2018-5-21 14:38:13 | 阅读(93) |评论(12) | 阅读全文>>

北非踪影 突尼斯篇(11):苏塞的月色和日出

2018-4-27 16:37:38 阅读262 评论17 272018/04 Apr27

P1、地中海日出

当天傍晚时分,我们的大巴驶进了突尼斯在地中海东海岸的一颗明珠,旅游胜地苏塞。

我们先是逛了苏塞的麦地那。阿拉伯世界称旧城为麦地那(medina),意思是“城市”,也有城中之城的解释。一般是商业、手工业和民宅混合在一起组成的城区,也就是我们所说的“老城厢”的意思。难怪我们在北非旅游时,在一些稍大一些城市都会遇到麦地那。当M大写时,Medina是专指沙特的麦地那大城,它是伊斯兰教的三大圣城之一,两者不可混淆。

一般老城区都是一个城市的历史和缩影,历史悠久,建筑老旧,因此一些城市的麦地那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苏塞的麦地那就是其中之一。我们在埃及、突尼斯都曾经游览过一些城市的麦地那,他们有共同的特点是:一般都有老城墙环绕,城区内街道狭窄曲折,光线晦暗。商铺林立却大多是小商店、小作坊、小吃食店,充满了当地的城市特色,是了解一个城市的很好窗口。当然老城区的人口密度和建筑密度很高,往往给人一种空间上的压力。苏塞的麦地那也不例外,也许我们走过的麦地那多了,对它缺少了新鲜感,于是匆匆走了几条小路离开了。

与麦地那迥然不同的是苏塞港口沿岸的商场,现代洋气,购物条件大为改善,价格也算合理。我们在商场也买了几件突尼斯手工铜制的工艺品。地导推荐我们登上这家商场顶楼的咖啡店,俯看苏塞城全貌。我们走上楼顶,向前看是繁忙而又现代的苏塞港,右边是城墙环绕的老城区和错落有致的居民住宅,新旧城区构成了一个完整的苏塞。

太阳落山了,我们去酒店,藏青色的天幕上升起一轮又大又圆的月亮,同团有的驴友说:这是百年来最圆的月亮。听闻后我们急忙拿起相机想拍,但是大巴急驶而过,未能如愿。

作者  | 2018-4-27 16:37:38 | 阅读(262) |评论(17) | 阅读全文>>

北非踪影 突尼斯篇(9):马特马他-柏柏尔人的洞穴之家

2018-4-13 18:56:10 阅读221 评论15 132018/04 Apr13

P1、我们拜访柏柏尔人的一个洞穴之家(摄影 童玉书)

从杜茲出发,向东北方向行驶50公里就到了马特马他--突尼斯原住民柏柏尔人的家园。我们在大巴里放眼四望,所见之处土地贫瘠人烟稀少,到处是沟壑纵横荒山砂砾,偶尔在沙丘山谷中看到零星绿色农田,它告诉我们这里还有人居住。

据介绍马特马他是已知的最大面积柏柏尔人的洞穴村落。柏柏尔人是北非的一个古老民族,现在主要分布在摩洛哥、阿尔及利亚、突尼斯、利比亚等国。突尼斯人说最早的柏柏尔人居住在突尼斯,在跟入侵的阿拉伯人斗争中,柏柏尔人四处逃亡至各国,留在突尼斯的柏柏尔人南下来到马特马他山区,并在此安家。

地导带领我们拜访了一户柏柏尔人的家,大巴停在山坡下,抬头没有看见房屋。我们跟着导游走上一条坡道,不多久看见一个圆拱门,走进拱门看见一片七、八十平方米的平地,抬头一看发现原来这是从坡顶开挖出来的一个大坑。然后在大坑四面的墙壁上挖出一间间“房间”,有卧室、会客室、储藏室、厨房......这就是极有特色的柏柏尔人的家。聪明的柏柏尔人居住在这种房子里,已经有上千年的历史了。马特马他地区因为受撒哈拉大沙漠的影响,终年干旱酷热少雨,而这样的房子冬暖夏凉很适宜居住。这和我国黄土高原上的窑洞有异曲同工之妙。我们将柏柏尔人房子的照片发到朋友圈,有些朋友说这和我国西北地区的地坑院很像。老毕看到我们上一篇日志中的图9说:“雕塑中的尖底陶瓶,华夏古文明的半坡村遗址也有出土。看来先人们的生活智慧无论东西,还是有些相似的。”可见人类虽然在地球上居住相隔甚远,但是在相似的地理天气条件下,人们会有相似的生活方式和居住样式。

作者  | 2018-4-13 18:56:10 | 阅读(221) |评论(15)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圈子列表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博友列表加载中...
 
 
 
 
 
 
 
 
留言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