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山绿水伴夕阳 春葩秋叶读沧桑

童玉书 林美玟的博客(题图 加拿大玛林湖精灵岛)

 
 
 

日志

 
 
关于我

学生出身。下过乡,种过田。酷爱阅读和旅游。林长期从事英语教育工作,童长期学非所用,不务正业。

网易考拉推荐

彻 夜 长 谈 (作者:童玉书)  

2008-05-11 20:31:31|  分类: 兵团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人说,年纪大了,记忆力衰退,近的事记不住,远的却忘不了。
却是远的、近的都记不清。为了不要忘记近事,只能笔勤一些,把它们记
下来,也为了纪念们下乡四十周年的聚会。

四月下旬出差在外,心里却惦记着五月二日我们的“节日”——知青下乡四十周年聚会。四月二十八日晚回到上海,二十九日接到正明通知:晚上毛忠义、宋淑珍夫妇做东在“唐2000”设宴宴请哈尔滨来沪战友,邀我和林美玟作陪。当晚老朋友相见格外高兴,酒又好,免不了多喝了几杯,散席时,我已有几分醉意。我们邀请马刚、王杏然到我们家住一宿叙旧,马刚、王杏然欣然应允。

我与马刚夫妇上次见面是在十年前,林美玟与他们已有十多年未曾见面。眼前的马刚只是比十年前略为胖一点,其他没有什么变化。王杏然依然那样清瘦、年轻,一点也看不出已是做奶奶的人。到家后四人围桌而坐,接着唠嗑。我和马刚借着酒劲,还闹着要喝酒,但被林、王劝阻,悄悄以茶代之。我们一边嗑瓜子,一边聊天。马刚坦言,他现在是越来越离不开王杏然了,甚至没有王杏然的陪伴,他都不出外散步。不是他走不动,而是他喜欢边走边想事,想着、想着常常会“走火入魔”,走错路,甚至会和电线杆来个亲密接触。只有王杏然在身旁,才能保证马刚散步时的安全。

王杏然说,马刚在家什么活也不干,只顾埋头写作。有一次,她好不容易动员马刚把家里的墙刷一刷,刚刷了一会,老毕子来访。马刚见老朋友来了,马上把刷子一放,拉着老毕子的手说:走,今天刚开支,咱们下馆子撮一顿。这事我也听援朝对我说起过。援朝说,那时马刚经济并不宽裕,就想由自己来请客,可马刚说什么也不干,最后还是马刚买的单。这次聚会,听到另一位战友说,有人曾向马刚借钱,尽管马刚当时也较拮据,但他还是想方设法凑了一笔为数不小的款子借给了那人。马刚为人的豪爽侠义由此可见一斑。

谈到马刚的《红痴》,马刚说他这次带来一百六十套书,送给聚会的各位战友,希望听听大家对这本书的意见。我率直地说:书中对三位男女主人公之间爱情的描写过于理想,尤其是赵岚。我还说,男主角写得比较好,特别是他和几个姐姐的关系,读到感人处,我热泪盈眶。马刚听后说,黑龙江的出版社已经为《红痴》召开过座谈会,听取了专家的意见。目前他正在着手修改。马刚自信地对我说:“童头,你看我的第二稿吧。”前些日子,我在电话中得知马刚要赠书,我与援朝、正明商量后觉得应该付一些书款,但遭到马刚的断然拒绝。那晚,我再次提起此事时,马刚再次谢绝了我们的想法,说:“哈尔滨战友我也每人送了一套,我不能收你们的钱。”他还说,他原来打算赶在4月底以前把第二稿改好,带到上海听大家的意见,可是实在不行,非常遗憾。我赶忙劝他,年过花甲,不要太辛苦,一定要注意休息。马刚反过来劝我,说我在网上的文章文笔不错,可以再写一些东西。其实我知道自己的文章干瘪得很,他只不过是在鼓励我而已。

我们谈起了在宣传股的那些日子,讲起李宁、毛小威,提到了小吕和小苗。马刚告诉我们,经过调查“知青”的离婚率最低,我说这也许就是常人讲的患难与共吧。我们回想起我们住的那间小屋,掰着手指数叨在那间小屋住过的人,除了我们俩还有程正明、王柏泉、孟吉高、毛小威……,经常来凑热闹的有马列兵、毕援朝、赵桂根、吴正昌、顾建平……。平时睡四、五个人的小铺,常常挤上七、八个。有时从连队回来晚了,一进屋,只见自己的铺位已经被人占了,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在人缝里再扒拉开一条缝硬插进去。我们谈起这些人(包括我们自己)过去的笑话,现在的境况,时而大笑,时而唏嘘。四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好不热闹。唠着唠着,王杏然睁不开眼了,再一看墙上的挂钟,已过四点,我们整整唠了一个通宿。第二天,不,应该是当天还要到关琳家去,所以尽管我俩谈兴未尽,也只得作罢,洗漱就寝了。

上午九点多,我起床后,发现两位女同胞早已起床,正在整理房间准备早餐。在厨房,我们又唠起马刚、王杏然的小孙子。王杏然说孙子的名字叫马可可,我一听就说这个名字好,不但上口好记,而且意思不错:可乐,一生快乐。王杏然进一步解释说:两个“可”叠起来是个“哥”,是马哥。这一层我没想到。

近十二点,关琳来电话,听说马刚还没有起床,就说“快给我把他叫起来!”,王杏然这才叫马刚起床。马刚洗漱完,喝了点稀饭吃了两个包子,我们就出发了。我走在最后关门,王杏然见我锁门就说:“马刚出门不锁门,有时甚至不关门。”马刚听了说:“谁说我不锁门,你忘了那次我把你锁在屋里就走了”我们听了,笑得都喘不过气来。

在关琳家,阿庆嫂亲自下厨为我们做菜,菜肴非常丰盛。这使我想起十多年前,有一次马刚来上海,我们也在关琳家吃过一顿饭。那时,关琳家还住在淮海路“上海妇女用品商店”附近,屋子很小,放了一张圆台面后,人就没法动弹了。那天也是阿庆嫂烧的菜,印象中最深的菜是黄瓜拌粉条,那是我离开黑龙江十几年后吃到的最正宗的东北菜。中午,我和马刚又喝了半瓶“泸州老窖”。起初我们打算只吃一顿午饭,在“顺风”订了晚餐,结果在关琳挽留下,变成吃了午饭又吃晚饭,吃了两顿也没把那些菜吃完。可见阿庆嫂的热情好客。遗憾的是陈涛那天加班,没能在一起好好唠唠嗑。

晚上八点多,我们从关琳家出来,把马刚、王杏然送到徐家汇,以流光溢彩的夜上海作为背景,留下了题头的那张照片。望着马刚、王杏然夫妇互相搀扶着走进地铁检票口,消失在人群中,不禁使我想起马刚在《红痴》“后记”中最后的那句话:“最后,必须提一下我的妻子王杏然,没有她,我将一事无成。我只知道,我娶对了妻,她嫁错了郎……”

不,王杏然也嫁对了郎。

 

                                                                                                          2008年5月11日凌晨1:30

 

 

 

 

  评论这张
 
阅读(488)|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