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山绿水伴夕阳 春葩秋叶读沧桑

童玉书 林美玟的博客(题图 加拿大玛林湖精灵岛)

 
 
 

日志

 
 
关于我

学生出身。下过乡,种过田。酷爱阅读和旅游。林长期从事英语教育工作,童长期学非所用,不务正业。

网易考拉推荐

我 记 忆 中 的 姚 政 委 (作者 童玉书)  

2008-03-22 11:37:57|  分类: 兵团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右起:姜廉浩 张立明  姚如政委 李建霞 丁丽贞

                                                                            1998年摄于哈尔滨

 

到黑龙江去,我们中很多人是冲着“中国人民解放军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中的“解放军”三个字而去的。在兵团组建后的几年里,现役军人对兵团的建设、对知青的影响成为我们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部分。尤其是兵团提拔使用了大批知青干部、建立各级学校、开展各类文化活动,进行各类技术、技能培训,对知青当年的教育和成长起到了不可或缺的作用。

69年9、10月间,我从十连调到团宣传股任宣传干事。到团机关的第二天就跟随姚如政委到三连蹲点搞战备教育。能在现役军人、团首长的直接领导下工作我感到很高兴,但又有点担心。高兴的是能够学习到“军人”作风,担心的是怕做不好工作挨批评。当时,姚政委给人的印象是高大威严,不拘言笑。他有一张严肃的脸,常常训人。我就看到他当着大家的面训斥过一些军风纪不整的现役军人。我也听说过,他到52团的第一天,因为大瞎刘为他接风多炒了几个菜而被罚围着团部办公室跑十圈的故事。到三连后,姚政委和我们一起讨论如何结合当时形势开展连队的战备教育。当时“珍宝岛”事件发生不久,中苏边界形势异常紧张,姚政委说为了克服部分群众的麻痹思想,才决定搞这次战备教育。然后他又召集了连队干部和骨干会议,布置了整个战备教育的计划。至于当时怎么搞的教育,现在已经忘记了,只记得晚上有时会开得很晚,常常开到下半夜。为了提高大家的战备思想,姚政委亲自给大家上形势课,还组织了军事训练。为了不影响生产,战备教育搞了一个多月才结束。教育结束后,在姚政委的指导下,我写出了参加工作后的第一份总结材料。总结材料以团党委的名义下发到各连队并上报五师及兵团党委。五师及兵团党委又将总结材料以文件形式下发到各师、团,要求大家学习。后来,我又将总结材料改写成新闻报道稿投到《兵团战士报》,也被采用发表了。看到自己写的文章被印成文件下发,在报纸上发表,我心里很高兴,也踏实了一点。我虽然在学校时喜欢语文,但写如此既有工作经验总结,又带有一定理论分析的文章还是第一次。这离不开姚政委的身传言教。搞教育、写总结在当年必然会带有浓厚的时代色彩,可是姚政委那种对形势的敏锐嗅觉、对群众思想的准确把握、对教育的有的放矢都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在三连战备教育结束后,我和姚政委在工作上的接触越来越频繁。要我写的东西也越来越多,从总结材料到大会报告、从会议发言到草拟会议标语口号。那时写文章有一句话:“小报抄大报,大报抄‘梁效’”,我也不能例外。但我不愿意完全照搬照抄,喜欢用不同的语言来表达。有一年春天,团里召开干部大会,姚政委要我拟四句口号贴在会场周围。我对“红旗飘”、“风雷动”等已经感到厌烦,就另想了四句,前两句记不清了,后两句好像是“勤绘旭光山河,喜看满园春色。”现在看来这两句话再普通不过,但那时还是蛮新鲜的。尤其把它作为口号挂在会场上更加引人注目。难怪三十八年后,前几天我在北京和孙青、李宁一起聊天,孙青还问起“喜看满园春色”是谁写的?当时作为团里最高政工长官的姚政委审查时,也觉得不错,可见他当时的思想还是蛮开放的。

写文章尤其是写大会的报告很“苦”,有时要搜肠刮肚,殚精竭虑。大概是1971年冬天,团党代会就要召开了,突然说团党委的工作报告要推倒重写。我接到任务时离开会只有三、四天时间。没办法,只有打夜班连轴转。首先我列席了党委会,听取党委委员们对报告的意见、要求和总体设想,特别是姚政委的意见。他每次都要求报告要有新观点、新思路、新高度。为了这“三新”就讨论了一天。然后就开始流水作业:由我先写草稿,写完一张就由字迹清秀的苗懿德誊写一张,小苗腾写完后送姚政委修改定稿,再交打字员杨悦琴打字油印,最后发动大家一起装订。第一天进度正常,第二天晚上我的脑子钝了,到了半夜2、3点眼睛也睁不开了。这时姚政委来到宣传股办公室,扔给我一支烟说:“抽一支,抽一支就不困了。”他知道我从不抽烟,这是在引诱我。我想试试,可最终还是摇摇头。我懵懵懂懂地回到宿舍,用凉水洗了把脸,顿时一股冰凉刺骨的感觉传遍全身。人清醒过来后,我又回到办公桌前继续写报告。总算赶在大会开始前把工作报告打印装订完毕,发到每个代表手中。我这才回到宿舍大睡一觉。我为及时完成任务而轻松,更为抵挡住了姚政委那支烟的诱惑而得意。因为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次有念头想尝试香烟的味道。

姚政委虽然主管政治工作,但也经常抓生产。有一年的春播,团里规定在某月某日前各连必须完成小麦播种任务。到了这一天的24点,姚政委带了司令部、政治处的一帮参谋、干事到各连检查。我也被从热呼呼的被窝里叫了起来,爬上了冰凉的卡车。每到一个连队,姚政委不到连部,而是让卡车直接开到麦地里,下车后拨开表土,查看麦子播了没有。一连、六连、四连都按时完成了播种任务,最后来到了三连的麦地,发现没有完成播种任务。姚政委这下可火了,他让卡车到三连去立刻把连长叫来。当三连连长李成喜来到麦地时,已经是下半夜两、三点了。姚政委看着李连长厉声问道:“今天是几月几号?”“今天是*月*号”李连长答。“今天是什么日子?”李连长有些蒙,没答上来。姚政委见此状,更是火不打一处来,劈头盖脸把李连长训了一通。不知是吓得还是冷得,李连长站在那里直打哆嗦。“完不成任务,就不用当连长了!”姚政委说完这最后一句话,转身就走了。后来,听说三连指导员刘子忠找到政委说情,并承担了一部分责任,姚政委才收回了成命。这件事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我一方面不太理解姚政委当时的做法,另一方面却想,这就是部队作风、军人应当以执行命令为天责。自己原来是冲着这“兵”字到兵团来的,现在感觉这“兵”也不是好当的。后来,我还从这件事中总结出两条工作方法,这就是:一、工作要有布置有检查。二、检查出问题要及时处理。这两条看似简单,但正真做好要有毅力。后来回上海在单位担负一定领导责任后就努力按照这两条办事,每次会议要尽力做到“议而有决,决而有行,行而有查,查而有结(果)”。当然,我不会轻易地去处罚一个人,但是会严肃批评,让犯错误的人有机会去改正错误。这就是我在兵团从杜少坤连长、蒋景学指导员两位地方干部身上学到的另一种工作方法。

近四十年过去了,回想起来,姚如政委是我在兵团接触最多的现役干部,印象也最深。他常常训人,训过我吗?肯定训过。但是具体的事,我记不起来了。留在记忆中的只是以上这些零星琐碎的事了。

 

                                         2008年3月20日   深夜

 

  评论这张
 
阅读(1359)| 评论(5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